• 2009-09-21

    几多派对几多个失散伴侣 - [左文思]

    那天接到w的电话,人在上海,只说给大家都打上一圈,讲完最后的余额便要把手机寄回给她妈妈,即将为人生换一支以001开头的移动电话号码。我只说什么时候漂洋过海去看你啊,然后便听不到那头的声音,打过去已经是通话中,算着时差给a的手机留了条口讯,再后来却忘记要摁重播,想来w已经差不多做好准备,坐十多个钟头飞机,也去那大洋另一头过着与我们黑白颠倒的生活了。

    在班车的那半小时路程上看叶志伟的「确认」,高潮是一行人去看黄耀明的演唱会,台上人唱着「……几多派对几多个失散伴侣。几多个故事并无下一句。终于一天想起要跟你聚,那号码已不对……」,台下人只觉得共鸣。我直到上大学时还记得a和w家的号码,未放假时,偶尔想起也会霸占宿舍电话一两个钟时间,在我们还没有手机的时候,有时是方言,有时是普通话。那时候我们还写信,上大学的第一个圣诞节也会延续高中的传统,寄华而不实的卡片。第一年看到北国的雪,我更是认真地拍了相片冲洗发给大家。想起来仿佛过了半世纪,其实八九年也不过弹指一挥间。我最近一次正儿八经地写字仍旧是给a的信,某天坐在小咖啡馆写了两行便手腕酸疼,但还是坚持填满了三页纸——不过忘了寄,一直夹在某一本当时在看的书里,直到我都忘了一气呵成的,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

    不知道有一天我们三个还会不会一同有说有笑地逛书店呢。那是我记得的还不需要为每一个今天与明天焦虑的日子,我们尚且年少的日子。再往后数,是几年前在鼓楼一带的一间云南菜馆,w以博士的身份来参加一个学术会议,a在准备出国前的事宜。我们感慨能够一直上学真是最无忧无虑的事,转眼她再一次毕业,她迎来结婚两周年纪念日。时间并不是让我感觉最恐惧的事,真正恼人的,是在它面前,别人都有了明确的目的,而我仍旧游手好闲般的无所事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秋天别来 2008-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