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0-06

    查无此人 - [蒋南孙]

    参加B的婚礼其实有些意外的成分——原本我以为那场地是在深圳,可以顺带去一趟香港的——结果只是故地重游,从机场路那段风景的陌生,到翌日前往教堂时渐渐熟悉的风景,记忆是一点点回来了。

    我原本想在红包上写「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后来想想似乎并不是什么吉利的词汇,林黛玉看到后都不免感怀,而小a又劝我学张爱玲,签上「但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也不是什么好的结局。后来我还是只简单写个百年好合算数。婚礼过程繁琐又简练,伴郎伴娘都无,B只有两句台词,却像是在演话剧,有种不真实的荒诞。全场都是男方的亲戚朋友,我们几个同学坐在一起,看着投影仪上循环播放的婚纱照,我在想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回这座城市。

    最后是约了Y,到底去了学校看看,校门换过,当年的教学楼重新刷了与新大门同样的颜色,长长的大阶梯拆了三分之一,变了方向,我梦里还经过这样的场景,爬楼梯再坐电梯去考英语,面对满篇密密麻麻的单词想不出答案——其实当时学生是不能坐电梯的,何况它也不经常开。下雪的时候走那段室外的长楼梯是要格外小心的,很容易摔。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经过,我却觉得紧张了起来。后来说起我们短暂养过的那条狗,终于得到善终,黑色的小不点,我坚持要叫它小白,还有讨厌的学长,已经记不起他的名字。那些人那些事,我们只会选择值得的某部分留下,但是终于我发现,要在这座城市遇到熟人的概率,实在是微乎其微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