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1-30

    未完舞曲 - [许开明]

    在泰国的时候,许是因为环境尚且陌生,我总是在半夜三四点钟醒来,夜依旧荒凉,海风裹着一股腥涩的咸味,从窗户的间隙拼命往房间里挤。我裹着床单,盘腿坐在床上,用一同带过来的笔记本电脑看一部黑白默片,直到临近结尾的时候,窗外才渐渐有了亮光,而我也终于知道,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每一天都是由这样重复着开始,接下来的白天,如果要叙述出来却更加乏善可陈,三两句话即可草草收尾。很多时候,我连门都懒得出,在预定酒店的时候一早便挑了一个间有大阳台举目望去便是蓝绿色海水的房间,所以我干脆赖在藤编的躺椅上,无所事事的晒着太阳,带来的小说只在第一天翻过两页,随后便扔在了一旁。我不需要思考,脑中唯一尚在运转的,只是在想怎样才可以让自己什么都不要做。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半个月,直到我手中唯一还可以换取现金的只剩下一张返程的机票,然后我不得不回到所谓的城市,开始上网找房子——原来的房东见我不愿意加租,便找了一个儿子要从国外回来的理由,轻易将我扫地出门。我倒是无所谓,反正已经没有了工作,正好需要找一个更便宜的地方住,而且换一个环境,或许能让自己的生活有所转机。临走那天,看着空荡荡的房间里几只硕大的箱子,我狠狠地抽着烟,等着搬家公司的人过来。有一瞬间,我不小心呛到了自己,咳嗽的同时,泪也终于在肺部剧烈的抽搐中一并溅了出来。

    其实我不怎么抽烟的。上大学的时候,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男朋友曾送给我一盒七星,说每当你难受的时候便抽一根,想起我就不会孤单。没过多久,在把很多人唯一看重的第一次交给他之后,我把自己关在宿舍的洗手间内,用在超市买来的廉价打火机颤抖地点燃了第一支七星,拼命在脑海中回想那些男人抽烟的模样,直到最终只剩下不断的咳嗽,我才知道,其实包括难过在内的情绪,都是可以自己控制的。而烟,不过是让这些抽象的情绪变得更具体而已,或者还能放大某些感觉,但永远不能代替真实的心情。从那以后,我都只抽男人的烟,放一包中南海在包里,想起来的时候才抽一根。我从不迷恋任何事物,即使是我自己。

    要搬去的地方在鼓楼一带,离后海很近,虽然我绝少会去那些酒吧。我在某个论坛看到一个女孩要招室友的布告,附了几张照片,不大却是很干净的房间,简单的家具,几乎没有电器,但也没有其他女孩子喜欢的粉色或是装可爱的玩具,就像一间简陋的旅舍,却正是我想要的。我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人,有床和热水已经足够,在上一个地方住了三年,所有东西收拾完毕也不过三五只皮箱,所以我还跟搬家公司讨价还价,来一个人开一辆小车就够了,可不可以只算一半的价钱,他们笑我,东西多少都是一样的收费,像你这样的找个朋友帮忙搬一下就可以了。我说不。其实我在心里想的是,我没有朋友,我给你们钱,你们能不能算作是我朋友。

    雷浅目,你没有朋友。我在心底默念这句话。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午夜飞行 2010-11-30

    评论

  • =。= 是小说啊。本以为是你的日志呢。见笑了。嘿嘿。。

    万福安康。
  • 是个虚构的玩笑啊。。
  • 看完你的博。我心里在想。什么样的一个人会没有朋友呢?
    北京这座城市着实是让人寂寞的。可在怎样总会有个朋友在。
    而我从你的文字中感觉到你是一个安静,简单,漂亮的女子。
    那怎样会没有朋友呢。用心去感受身边的人。总有一个是你的真心朋友。

    万福安康。
    回复毛豆。说:
    这是很久以前写的小说...没写完的,翻出来打算续下去...不管怎样都谢谢你,呵呵
    2009-11-30 21:3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