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17

    苏打水和音乐盒 - [朱锁锁]

    忘了是什么时候,大抵跟所有故事的开头一样,那是很久很久以前,小a牌炭烤蜂蜜小饼干推荐我喝一种苏打水,据说在她们那里,可是要去星巴克那样的场所才能喝到的,我找了很久,在东方新天地下边的超市找,在新光天地下边的超市找,都没有找到,但却一直念念不忘着。终于,那天在外交公寓边上的城市超市里,被我找到了。

    是有种众里寻他千百度的滋味吧。我挑了黑莓味道的那一款,因为已经记不得很久很久以前,小a牌炭烤蜂蜜小饼干是向我推荐的哪种。其实与其说是soda,不如说是混合果汁——成分上的白葡萄汁,浓缩红葡萄汁,很容易就被我看作是葡萄酒。想起她说,每次喝的时候,都会出现那个夏天,在那个北国城市的小酒吧的二楼,我们喝着科罗娜聊着天。那时候我们会为了几百块钱的事情窘迫着——虽然现在一样会为了生活这样那样原本应该无足轻重的事情窘迫,但那时候,我们已经学会了互相支持,不问原因的互相支持。世界大,生命长,我们还是希望有些东西可以再永久一点的好。

    所以要感谢你赠我的jukebox,千方百计要赶在圣诞节前送回来。多遗憾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中,没有在某一日早晨,一个微不足道或是盛大壮丽的愿望原来可以在袜子里常青树下实现。只是好在我们终于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满足其中的某些,哪怕它们依旧微不足道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