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3-16

    当我离开你的时候 - [蒋南孙]

    我没有梦到外婆,因此而更加寂寞,我想可能是因为她有太多人要去看望的缘故,而我又实在隔得太远,她无暇顾及却也自然,何况我还错过她两次大寿,一次是在上学,一次是在上班。我们都有很多身不由己的理由说服自己,但其实人生又有多少个十年呢。

    妈妈说外婆走的很平静,一直喊痛最后也睡得安稳了,但到了凌晨,呼吸渐渐微弱了下去。她九个子女,除了两个舅舅外,最后都在她身边。而这些人平时都实在惯着她,这惟一的老人,所以就算偶尔和媳妇们有点不愉快,但其实最后都还是会顺着她的意思。我每年回家都会要爬一个小时的山路去看她,工作后还会包一个小红包,妈妈说外婆从来不缺钱,但如果钱是能给人快乐的话,我想在那短暂地拒绝与坚持之间,我和外婆都不是不快乐的。

    那是我们家惟一的老人,我从小被教育着要尊敬孝顺,也受父母的耳闻目染,渐渐变成一种与生俱来的习惯。而突然有一天你发现,这样的习惯再也不会有用了,你不再是还应当被宠着的第三代,你需要有更多的责任去需要面对更多的社会定义,我仿佛陷入一种无限的失落。我出生时外婆还不到六十,但妈妈结婚晚,所以一堆孩子中间,我算是年纪比较小的,印象中她一直是这个样子,只是后来更胖了一些,中国文化中富态是好事,在所有人的眼中,她一直都很幸福。

    偶尔也会说一些当年不好的日子时的生活。有次外婆仿佛是说因为穷,本来不太打算要我妈妈了,而且上头连着有三个姐姐,但外公坚决阻止了这个念头。那是一大家子人在很轻松的环境下唠的家常,但我听了却有些难过,生命原来是如此无常和脆弱,原来以为理所当然的活着,其实都来得这么不容易。

    而终于又要学着说再见,学着告别,再一次面对这不容易的赤裸裸的生活。如果有一天会在另外一个世界相遇,外婆还是我印象中那模样么,还是会更年轻,停留在她最好的年纪,只是不再用受苦受穷。我欠着这一个告别,我想它会在我心中慢慢烂掉,直到成为我血液的一部分,像是我从她那里继承而来的一样,然后带着它们,继续去狠狠地爱我这已经拥有的生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