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3-29

    第三封信 - [列文思]

    我存了很多亦舒的小说在手机里,等车的时候,坐车的时候,都可以看看。很奇怪,看手机屏幕的时候便不会像看纸张那样有强迫症,逼得自己一行一行一个字一个字都要读到眼睛里去,其实最后还是不记得具体某一句话的描述,只是在那一刻不得不做而已。我看得飞快,有时候又会拿一些几个月前看过的小说再看一遍,也不会发现什么新东西,但你知道,就是得做点什么。

    那天翻到的是「寻芳记」,开头还有点悬疑的成分,后来的真相却是一目了然。但最后一章里,倪匡小说中的原振侠出现了,他在小郭的侦探社里遇到女主角,然后追求她,本来是坐游轮去北欧看冰川,但他却要带母女俩乘自己驾驶的私人飞机再去看极光。那个晚上没有极光。女主角也不爱原医生,她只是说,「多谢你给我们母女难忘的一天」。

    我在想我们那天的讨论。一段路程不会为你的生活改变些什么,回程的航班只是意味着要重新回到原来的困惑与烦恼。即使是小说,也不会出现永远结束的假期。但是好歹能有个不太一样的过程,以及之前甜蜜的期待,之后偶尔不不由自主笑起来的回忆,也多少能够抵消那最后一日的无助与焦虑。悲观主义者与乐观主义者其实并非有断然的分界线可以明确,只是生活把人伤害得深了,往往总会扑向前者。终于我们发现得到的原来是不是我们所期望的,终于我们明白有些事情可能怎样努力也无法再得到,终于我们知道时间如流水般永远不可回头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增加的只有年岁和无尽的懊悔。但我想我们还是不应该怨恨生活。那无非就是去学着一样一样地面对,直到最终面对生命的消失。而这样的过程,却是上天赐给人的,人人平等的,惟一的一件事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