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5-02

    断章 - [左文思]

    在开往郊区的摇摆的城铁上,我说起我参加过的那些糟糕的婚礼,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问小a牌炭烤蜂蜜小饼干,如果在vegas注册,结婚是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然后我又补了一句说,所以在vegas人们很容易失去一半财产,不是通过赌博,就是通过婚姻。

    但又有谁说婚姻不是一场赌注呢。即使已经告别盲婚的年代,我们仍然不敢祈求某某可以对你许诺什么,能够做到什么。初夏的夜,白天炽热晒得过敏的皮肤在夜风中激起阵阵的凉,舞台上左小祖咒唱,「一个人感到悲伤就去平安大道,一个人感到失落就不要去平安大道」,通州的天空总是不间断地过着飞机,夜灯亮着,一架接一架飞走。我看看舞台,又看看天空,打心眼觉得他很牛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