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5-26

    是生命,是光 - [蒋南孙]

    我最近喜欢上了周日的时候去游个泳,夏日的阳光强烈,透过玻璃幕墙照进泳池,扎进水中的时候,朝着前面一道道射线般的光亮游过去,有一瞬间会让你有天堂的感觉。那些光混合在水中,变成纹路,道道印刻于被水腐蚀掉的地砖上,你抓不住,只能朝它而去,却又迅速离开。多么转瞬即逝的美好。然后游不动了在沙滩椅上看完麦克尤恩小说的最后一章,里面写,「这就是那个星期天的开始和结束」,突然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意味。

    那天和小a牌炭烤蜂蜜小饼干在酒店的大堂吧,说起我们第一次来这座城市,我第一次真实地踏在这片土地上,是从西直门的地铁钻出来,早不知道是哪个口,凌晨四点,扫大街的工人可能都还在梦乡中,或是刚刚起床准备要出门。街道寂静,一轮近乎满圆的月低低地挂在城市的高矮楼房之间。那是如此的温柔。后来天色渐渐亮起来,我要去同学的学校,结果坐错了公车,但那一眼的月亮,却永远留在了记忆中。

    多少年,你认识一些人,学着忘记一些人,遇到一些事,已经记不得一些事。回家的公车上照旧看手机里亦舒的小说,有一段大概是说你无法避免死亡,却可以避免老去,以前者极端的方式。如果生命注定是一张单程票,只希望美好可以多些,即使是人为制造的快乐,但是没有了它们,谁可以保证能够走完全部。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