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0-30

    这一首歌关于归宿 - [左文思]

    山顶位固然遥远,但看到她出现在大屏幕上,特写那张脸时,眼泪还是忍不住夺眶而出,旁边的友人已是泣不成声,本来还想拍拍他的背,但我自己已经哽咽起来。那种感情,就像那首歌,只愿为你守着约,像是多少年后碰到你的初恋,还在那里,依然美好,你知道你我都不是过去的你我,只能为那些逝去的青春而伤怀。

    所以有没有唱到你原本想听的哪首歌又有什么关系。重要的并非像是多少年前那样,只想在现场重新体会CD原音再现般的震撼,而是在那里。就像一个完整的仪式,与青春告别的仪式。我想起大学时候,塞着耳机在「寓言」那张专辑中终于可以安然地睡去,想起那些浮躁乏味的时光,用百十块钱的破败音响在宿舍循环播放同一个人歌的情景,想起还是十几岁的中学生,省下十元钱生活费买一张盒带,用能够一键正反播放的随身听反复听「红豆」到呕吐,到第一次终于可以买港台原版的CD,而你开始工作,稍有些能力可以支配自己的时间与金钱,而人却不在的惆怅。我们所怀念的,全都是历历在目的青春过往。

    就这么结束了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固然还是有必须要面对的烦恼,已经不是听一首电台情歌买一张CD的快乐可以冲抵,但有一刻你让我知道,还能爱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所以纵然不完美,纵然有遗憾,但你曾经带给我的一切,数小时前的这一切,已经足够盛满世界的全部,像最后那句歌唱的,我不害怕,我很爱他。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