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1-30

    午夜飞行 - [蒋南孙]

    十一月我共坐了7次飞机,2次高铁,每个周末都在两个城市之间穿梭,出境一次。我揣着两台手机,包里放着电脑,iPad,十分像商务人士,除了不成功,以及穿着打扮。对于这样的颠沛流离到后来我也并没有太多的不快,因为渐渐我开始觉得,反正不过如此,即使再换一份工作,再重新发展关系重新认识人,也不过是如此,不一定会更好。至少我现在能够知道,如何可以令它不会更坏。

    这是对命运的妥协与认输么,或许是方式之一,但人生不就是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在做着自以为对实则是无奈的选择。当中也不是没有惊喜,翻出买了好久的「我不是一本型录」在飞机上看,台湾人刻薄得要死,譬如「我们得文化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会养出这样一群造成视觉污染的男人,而且这些人全部集中在中正机场,在这个时候我真想被法国殖民」,又如「我现在飞大陆已经不想多花几千元坐商务舱了,因为根本没有差」。生活本身就毫无章法规律可循,有些人可以自以为是地碌碌活着,有些人百般要求万般挑剔,却都并不会加长或缩短性命。只是我还是相信有些小变化小插曲总是好事,生命不息,折腾不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未完舞曲 2009-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