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2-11

    这世界并非那么凄凉 - [蒋南孙]

    十多年前,约莫我还是小清新小正太小文艺的时候,在某地级市的高级中学二楼教室里,在不重要的课上,我们喜欢随性地换一下位子,到某些特定的人身旁做着,偷偷讲讲小话,传传纸条。没有手机也没有美斯恩的年代,同学间的情谊也显得过分单纯。就像我们聊天的内容,也多半是未来的理想,不着边际,脱离现实,但那的确是太美好不过的日子——就像小a那时候十分牛白地形容的,快乐得令人呕吐的日子。

    那些理想后来渐渐成了型,奔往同一个方向。例如小米同学期望的,希望开一家影楼,于是总是期望好逸恶劳不劳而获的我就说,那我要开一间咖啡店,在你的隔壁,然后去拍照的可以送咖啡代金券,来喝咖啡的结婚拍照也能够打折,捆绑促销。

    十多年过去了,她真的一步步地,先是刻苦学习美术,念了想上学校想上的专业。上班,辞职,开自己的工作室,那童年时代的理想,兜兜转转,成了现实。而我似乎一直活在一种自以为是的忧伤时代中,从在冰天雪地的城市念自己不喜欢的专业开始,并从那时候起,离那些儿时的说话越来越远。

    当然我有时也幻想自己是个很酷的老板,躲在柜台的电脑背后,不理顾客,任他们自己在书架上挑选杂志,或是随意观察店里不知从哪里淘来的摆设。而实际上我不善交际的外表之下,其实会尽量帮每个人找寻他期望的某本印刷品,例如生日当天的某本杂志,或是已经去世作家的签名书,我在电脑背后给我自己的人际网络发邮件,寻找我想要的一本书,或是低着头,静静听着坐在角落的那对男女吵架的声音,想着把每天见到的万千世态,在下班之后,夜深人静之时,写进小说里,很快,他们会在这间咖啡店提供的某本书中,读到熟悉的故事,自己的,或是自己身边上演过的。因为生活不过如此。

    这是我的梦想,其实依然是,只是从来没有想过要付诸于现实,而像个小说般,每次会不断完善它的细节,让它看上去够真实,然后,在残酷的现实世界中,以种种不现实的理由,再狠狠将它否决。那房佛一种自渎般的循环,从快感到失落,再到下一次的高潮,获得的愉悦越来越短暂,索取的方式越来越困难。但我仍旧乐此不疲。直到看到小米同学说,我们工作室的对面,其实很适合开咖啡馆的。

    于是我再听「张三的歌」时,终于有了不一样的感伤。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