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2-19

    幸福在哪里 - [左文思]

    多谢唐镪同学,让我连续四年,每年没有错过林奕华。即使是在杭州飞回去的这个周末,也是在「命运建筑师之远大前程」的笑与泪中度过。张艾嘉的故事,林奕华的包装,最后的结局一直repeat,我们到底想要什么样的幸福,到底什么才是幸福。少了过去的犀利,多了一颗女性柔软的内心,但是现代人所该有的反省,依旧是舞台上不变的主题。

    入场的时候碰到了范植伟,穿着驼色的短大衣,静静地排队,并无人认得,直到坐到座位上,中场休息去上厕所,在剧院的柜台四处参观,回到剧场坐定,到剧终字幕打出,演员谢幕,杨佑宁在台上多谢这位多年老友的捧场,才引起了小小骚动。如果明星没有强大的光环与气场,甘愿做台下的普通观众,不再在乎浮华名利,不再计较过往得失,而是为每一个接下的角色卖力演出,那是快乐还是不快乐,幸福抑或不幸福。在场外和他擦身而过时,昔日电影中的俊美少年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容颜不再是我们终将要面临的事实,而如何学习做普通人,调整心态,却才是现今最大的瓶颈。就算为了这出戏的主题,那么亲爱的你,现在幸福么。

    其实我真正想说的是另外一个故事。我外婆,有九个子女,大多都安分守己,除出一个舅舅,年轻时因为结识坏朋友而劳改数年,后来舅妈又身染恶疾离开了他。今年外婆走了之后,他在太阳下坐着,刚开始还和大家聊着天,但突然之间,失去了一切呼吸意识。舅舅有个女儿,因为从小在这支离破碎的环境中成长,还未成年便离开家乡远到另外北方城市打工,后来工作中认识了现在的老公,有了小孩。但今年遭遇这打击之后,心情一直低落,甚至不再信任亲友,终于离家出走,并不回任何人的音讯,肆意让自己漂泊。有时候我也在想是不是现代人的感情意识其实都太淡薄,即使是有血缘关系的亲友,关怀依旧不够,甚至我每次在安慰母亲的时候,同样觉得话语实在单薄。那现实如此残酷,比起舞台上单独把物质和心灵拆开不知复杂许多,但人人都想拥有的幸福,到底是种假想,还是真的有人,还能够自以为自己拥有。

    分享到: